孤獨的業師

過去幾年,參加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創業活動,有做過搞手,有做過評審,也做過mentor(台灣叫業師)。其中雖然我最喜歡做業師,也是最不好做的。

說什麼業師,本來就沒有太多可以/應該分享,因為我一直覺得業師唯一的功能就是鼓勵團隊。說真的,如果創業是一盤棋,我們最多可以說就是鼓勵他們先把“兵”推前一步(當然這也不一定是對的),其他晚一點再說吧。

這個世界,action跟inaction影響一切

最近很喜歡Saul Alinsky講過的話,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在人類歷史裡獨一無二的,因為每件事在每個時間跟處境都不一樣,所以 there is only a specific means to a specific end。 人生絕對是比較像quantum physics多過於Newton’s laws of motion。有時候聽太多advice反而是一種負累。

所以我的確很怕好心做壞事。

當然,我自己喜歡做也肯定有私心。因為我喜歡認識新團隊(朋友),還有每次聽到他們的點子跟熱情,我就覺得給充了電一樣。可是我真的可以幫助他們嗎?我是越來越懷疑。

最近讓我覺得做業師最孤獨的是,儘管有時候一些團隊好像會appreciate自己的一些建議(這也可能是我的妄想),我覺得到最後那些所謂建議都是多餘的。Startup常教我們product market fit,教我們要做一些對客戶的pain point有幫助的事,從而讓他們愛上我們的產品。當然,最好的market validation就是客戶願意(開開心心)付錢。

Mentorship,起碼在這個地區,大部份都是volunteering,說什麼sweat equity少之又少,付錢就更不可能了。

可能這就是最好證明業師的價值。

Advertisements

2 thoughts on “孤獨的業師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